燈燈

首页 私信 归档 RSS

扔下lofter好長一段時間,其實也不止lofter,之前還扔下了自己的微博,扔下了幾篇誓師一百遍也還是結不了尾的遊記,扔下寫了幾頁就空白了的手帳,扔下興趣,扔下生活。

之前在廣告公司,作為一個廣告學生去的第二家廣告公司,還是像第一家那樣,覺得自己好像並不適合這一行。曾經以為自己有多愛,到頭來走近了,又被無趣的事務和無盡的加班淹沒掉了激情。那段時間的每日,都在朋友圈發分組可見的雞血雞湯文,自我鼓勵,自我催眠。在看不到光、呼吸不了新鮮空氣的寫字樓裡面,扮演著一個孤獨的逗逼,用我僅余的尚未被磨蝕掉的與衆不同,逗樂著行為舉止若如機器人的一眾同事。

解脫出來之後,重新拿起了相機,感覺力量再次充滿全身的時候,才發現這機器的電池早就跑光了。正如晾著那麼久的熱情,又怎麼會如往日那般滾燙。然當我重新買好一塊電池,重新為它安一卷已經躺在冰箱好幾年的膠捲,那種日子,那種我曾經以為已經不會再有的感覺,又重新回來了。還在高中的時候,有一位已經在工作的朋友。有次陪他去買新相機,最好最新的,深感有收入買東西才能出手大方不會怯場啊。可自那次買完試機以後,就沒幾次見他拿出來玩了。那時候暗暗立誓,自己以後不要變成那樣的人。而一個月前的那三個月的日子裡,我連超市都沒時間逛,夢裡出現的場景居然是跟公司的完稿師大叔下brief。我真的以為自己已經變成那樣的人了。但是現在你看到了嗎?我沒有。手機攝像頭素質越來越好,笨重的相機就會拋得越遠,而當我重新拿起它的時候,想拍什麼,出來的是什麼,我反而變得心如明鏡了。

2015快將過去12分之1,今年的最大目標是敢於嘗試,幹掉以前死板的自己,so far so good。


本輯相片為原片直出,12年買的富士業務用卷。菲林永不死。

评论(4)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