燈燈

首页 私信 归档 RSS
四年沒聯繫的高中的語文老師還記得我當年的字體,雖然不排除是因為特別醜陋。每當我想起這件事都覺得特別暖心。按劉瑜的說法,哪怕多少汗流浹背活著的生命,也只是別人通信錄裡被縮略為幾個字母的存在。而我被你記住的這些瞬間,則是為我那麼伸手不見五指的前路點起了一束火,除了能捋去我的汗,還能溫暖初心。

评论